接受

我参与學校的同伴教育计划已经两年。今年,我们开始经常去特殊教室。當我們剛剛認識這個活動,我們有很多顾虑,我记得有個男孩非常不喜欢这个意念,激烈地表达反對意见。 我们去的第一天,他只在課室的後面看著,没有跟任何人交流。大约两个星期后,他开始靠近一点点。每个星期,他會向前迈进一步,现在已经三个月了,他起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变化。他总是第一個進门的,也是最后一个离开的。我们的老师说得停止探訪一个星期時,他甚至會抱怨。看着他成长,變成更會接受別人的人,真是令人惊异。 他愈是不愿意理解,他看到的就愈少,而他愈願意靠近,他的视线會愈清晰,以前察觉到的差异亦會开始消失。我们到特殊教室,以为自己是老師,但結果我們才是學生。